Oops!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.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,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-enable your Javascript!

开到荼蘼

作者:梧桐树外

犹犹豫豫,叨是不叨?难取难舍。
吞下去,早点睡,明天起来,清新异常,重新生活学习小欢喜小纠结小奋斗小堕落。
习惯了的顺势,终是非得涂抹到文字。

是怎样的空洞,怎样的荒凉,竟然选择荼蘼。
想要逃离。想要幸福。想要无拘无束。
总在不停追索,好像别人一个肯定才能点亮世界。
全然没了自诩的理性。只盲目地跟着自己的心意走,呼啦啦仿佛世界就该依照我的图谱铺展。
一厢情愿了吧。
几多心意,如她珍惜。几多情感,如她懂得。

困了。倦了。
可是他一个电话我依旧喜颜。

我自是明了,此些颓废只是一个暂停点。与过去无关,与未来无关。

很难得。与她一同洗漱。又一同站在写字台前轻巧拍打脸庞涂抹东西。

很多东西无从说起。很多东西不能说得。
她会无意甩出我不喜欢的词句。她会给出冷静客观的分析。她会问出好笑又不得的话语。我想我是欢喜的。她让我识得许多。她让我受得许多。她让我欢颜许多。
但很多,依旧不能与她说。似是不相干。不想她多忧。抑或,我没有自信她会为我伤 怀。

不愿麻烦别人。自以为独立爽快地活着。何曾想过,反而制造给不想让担忧的人更多挂怀。
我始终还是和她一样。不愿欠下这诸多情。但我比她好些,还有几个毫不计较付出还是给予多少的人。我们是彼此的麻烦精,却又喜滋滋不厌其烦想着如何让彼此快乐。

想逃开的,是人?事?物?还是,只是有些场景中的自己而已。

我还是那个谷底的小女孩,没有安全感,不相信完满。

开到荼蘼。管它怎样呢?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