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爱生忧患

作者:梧桐树外

“从爱生忧患,从爱生怖畏;
离爱无忧患,何处有怖畏?
是故莫爱着,爱别离为苦。
若无爱与憎,彼即无羁缚。”

今天去机房做PB,机房的电脑还是一如既往的差,网速自然也还是若即若离。更无法忍受的是裸奔的程序。PB做了不到一道题,该出汉字的地方跳出了一个个框子,估计是中毒了。没能指望它撑到结束,它自己反倒是先缴械投降了。
干脆坐下来看《步步惊心》,蛮久之前的书,重新翻出来看,两个半小时,covered,还是觉得虐得慌。涉世日渐,渐渐也厌弃了爱得死去活来的情节,而看至此处,也不禁感叹桐华不愧为当今文坛“燃情小天后”。区区情字,已非“言情”所能一概,燃情,那该是多充分的情感呢,能够喷涌,四溢,乃至于燃起来呢?《牡丹亭》里说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最近看的她后来的两部小说——《大漠谣》和《云中歌》,尤其是《云中歌》,那种感觉来得更为浓烈而决绝。她故事里的女子总是美丽而无奈的,被动接受着临到己的爱情,不得,而缠绵悱恻。男主角的爱总是难以传达,而偏偏那种爱根深而蒂固,越到纠结处越发显得可惜可叹。然而女主心有所属,拒之,徒留下绵绵不绝的爱恨情仇贯穿他们的一生。那个让我们心驰神往的爱情却让男主角或死于非命,或孤苦终老,或永生永世受着心中的煎熬,鲁迅定义的悲剧,就这样被桐大贯彻得死死的,贯彻得鬼斧神工。
那爱又是什么呢?《步步惊心》里引用了仓央嘉措的一首情歌,就是文前的几句:“从爱生忧患,从爱生怖畏;离爱无忧患,何处有怖畏?是故莫爱着,爱别离为苦。若无爱与憎,彼即无羁缚。”这样看来,爱,竟是毒药了。先伤己,再伤人。一连七伤,七伤俱全。倒是七伤拳谱总纲了-_-!七伤对应七情,倒是不折不扣的比喻。金大侠想必造这门武功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吧……金庸书里多是痴情女子,桐大笔下则尽是为女主一往而深,乃至丢掉所有的优良男子。“一见杨过误终身”,到底是谁误了谁呢?三千弱水,独取一瓢饮之。杨过青梅竹马有郭芙,受业教养有小龙女,知己有程英,患难有公孙绿萼,还有玩伴陆无双,即使是这样,小东邪郭襄还是义无反顾地倾心于他,乃至后来上峨眉,遁入空门。究其原因固然有国恨家仇,自此心如死灰的心情怕只有当日的张三丰一览无余了,“郭襄回头过来,见张君宝头上伤口兀自汨汨流血,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,替他包扎。张君宝好生感激,欲待出言道谢,却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,心下大是奇怪,不知她为甚么伤心,道谢的言辞竟此便说不出口。”,郭芙是到了最后嫁为人妻方知道当日自己的心意,已无曾经沧海的资格,而郭襄,这个心心念念着大哥哥的女子,因为敬他,爱他,于是抽身而退。思至小龙女,又何尝不是。小龙女初出古墓,不谙世事。但凡对过儿好的,她便笑面以待,过儿心上不喜不顾的,无关善恶,任其自生自灭。爱,便是自私,便是极小的事,茫茫世间只剩下二人,再容不下他人。而世间种种悲剧总是因此而来。因为爱,所以不畏;因为小,于是纠缠。
爱是心甘情愿的被纠缠,被埋入。
读罢只觉得无限悲凉,很多情感凝结在这部小说的各个角落,或悲,或喜,或悲辛交集。但全文最苦的人还是十四,最爱的只是老八,四爷终归是不讨好,包括我也没感受到,人气很高的十三爷在这部却是淡淡的。我只记得《怡殇》里的十三,真实,血性却依然本能地在皇家里面脆弱。只是生活需要你支付太多……
我想睡了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

Don`t copy text!